• 筆趣島 > 魔禁之萬物凍結 > 第2518章 三觀差異

    第2518章 三觀差異

      青田坊這邊假借手洗鬼的身軀正面硬抗一束大威德法時,另一邊毛倡伎和針女的戰斗也結束了。

      倒不是說分出了勝負,只不過是雙方都停了手。

      那道射向兩人的大威德法光束從兩人中間劃過,將兩人糾纏在一起對戰的頭發齊齊削了一部分,這令并不擅長防御的兩人皆是一驚,而后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后退,打算等大威德法的力量遠去再繼續戰斗。

      審視著喘著粗氣,眼看著堅持不了多久的針女,毛倡伎嘆了口氣。

      “我看你還是停下吧,憑你們是贏不了奴良組的,不管是數量、能力還是美貌。”

      乍看起來,毛倡伎和針女一樣狼狽,衣服上到處沾染著灰塵,整個人都灰頭土臉的。

      但對戰的當事人都很清楚,整場戰斗,毛倡伎都游刃有余,甚至她在戰斗之余,還有閑情雅致來開玩笑,說出最后美貌一詞時,毛倡伎更是用了一點唱腔。

      毛倡伎并非那種喜歡在戰斗之中愚弄對手的人,她主要還是因為和針女之間的打斗太無聊了,不得不自己找點樂子。

      趁著和針女之間因為大威德法的光束分開之時,毛倡伎仔細觀察了一下戰場,確定戰局逐漸步入尾聲之后,她便意圖結束這一場對她來說從一開始就沒有什么意義的戰斗。

      “是時候投降了。”

      “誰會投降啊!”

      針女咬著牙,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毛倡伎的提議,她握緊雙拳,像是在堅定自己的信念似的,大聲說道:“我們四國妖怪會支配所有妖怪!”

      毛倡伎眉頭一挑。

      “為何到了這個地步都還要戰斗啊?你們大將有那么大魅力嗎?”

      她很是不理解,渡貍玉章到底是給四國八十八鬼夜行這群妖怪灌了什么**湯,居然能夠讓這群妖怪如此死心塌地,就算是必敗之局也能夠死戰不降。

      講道理,那個渡貍玉章就是個人渣好吧?

      就她這些天的觀察來看,從四國八十八鬼夜行和奴良組起沖突到現在全面戰爭,那個渡貍玉章沒有出過一次手,全程都是他那些屬下在沖鋒陷陣,就連現在正在進行的這場戰斗,若不是奴良陸生找上門去,渡貍玉章也是端坐大后方,就那么看著自己的部下拼命。

      和身先士卒、親自出手破滅四國八十八鬼夜行陰謀的奴良陸生比起來,渡貍玉章簡直上不得臺面。

      別說什么為王者當端坐于頂這種話,他們可是妖怪啊!最終還是要以力證明對錯的妖怪!

      百鬼夜行之主不在前方帶領百鬼,如何讓百鬼跟隨?

      然而,針女無法理解毛倡伎究竟在表達什么。

      如今,已經不是那個需要百鬼之主帶領百鬼披荊斬棘,以身家性命為賭注互相征伐奪取地盤的年代了。

      自針女加入四國八十八鬼夜行起,決意換路走神道的隱神刑部貍就再也沒有出戰過,所以在她的印象里,渡貍玉章身為大將端坐大后方是很正常的行為縱使渡貍玉章的實力在四國八十八鬼夜行之中是最強的也是如此。

      在那如同一潭死水的四國八十八鬼夜行中,抱有野心的渡貍玉章出現,就如同黑夜中的一束光,為她以及一眾不滿現狀的妖怪們找到了未來的方向。

      于是,他們便跟了上來。

      哪怕他們明知道,渡貍玉章只是將他們當做工具,但為了渡貍玉章為他們所描繪的黑暗吞噬光明、妖怪壓制人類的光景,他們甘之若飴。

      “這是當然的!沒有人能不在玉章大人的【畏】面前顫抖!”

      針女如此回答著毛倡伎,聲音中帶著無法隱匿的顫音。

      其實,她早已察覺到渡貍玉章身上的不妥,但是因為持有魔王的小錘的渡貍玉章那在四國境內所向無敵的力量,針女選擇了忽視,她和其他妖怪,固執地認為擁有力量的渡貍玉章能夠帶領他們、帶領妖怪,從陰陽師的壓迫中開拓出嶄新的未來!

      “【畏】啊”

      從針女的反應中大概知曉情況的毛倡伎如此感慨了一聲。

      這就是所謂的三觀差異吧。

      在她看來,渡貍玉章根本算不上一個合格的百鬼夜行之主,然而在四國八十八鬼夜行的眾妖眼中,缺點重重的渡貍玉章居然是最為優秀的選擇。

      某種意義上來說,真是諷刺。

      說起來,這位備受四國八十八鬼夜行妖怪信任的渡貍玉章現在到底怎么樣了?

      毛倡伎在確保自己和針女之間保持安全距離后,轉頭看向渡貍玉章,恰好看到他在奴良陸生面前氣喘吁吁的模樣。

      時間稍微回退一點。

      在無數光束朝著這邊射來時,渡貍玉章其實是很欣喜的。

      四國八十八鬼夜行敗北已然確定,在這種時候,這種全方位清場技能落下,反而對四國八十八鬼夜行有好處。

      無非是兌子而已,怎么看都是占據優勢的奴良組要虧一些。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大威德法居然能夠被人擋下,令人氣得吐血的是,擋就擋吧,最后居然還漏了那么些光束!

      更令渡貍玉章感到氣憤的是,這幾道漏過來的光束,竟像是有意識似的,很是偏向四國八十八鬼夜行。

      不是說立場,而是其位置。

      說好的一視同仁呢?

      這些穿透過來的大威德法光束,有一個是一個,盡數朝著四國八十八鬼夜行這邊射來,本來就情況不妙的四國八十八鬼夜行經此一難,愈發難以對抗奴良組。

      最讓渡貍玉章感到不公的是,一發光束竟是筆直地朝著他射來!

      看著眼中逐漸彌漫整個視界的大威德法光束,渡貍玉章不得不全力激發魔王的小錘的力量,意圖利用其中濃郁的畏之力來對抗大威德法的力量。

      不是沒有想過躲避,但之前他正蓄力激發魔王的小錘中所蘊含的力量,整個人心神大多都匯聚在魔王的小錘上,等他意識到有光柱要擊中他時,已經來不及躲避了,他只能加深對魔王的小錘的刺激,最大化激發魔王的小錘,硬抗大威德法。

      在渡貍玉章略帶不安的注視下,大威德法的光束徑直命中他身前散發著磅礴畏之力的魔王的小錘!
    玩彩网网址玩彩网网址平台玩彩网网址主页玩彩网网址网站玩彩网网址官网玩彩网网址娱乐玩彩网网址开户玩彩网网址注册玩彩网网址是真的吗玩彩网网址登入玩彩网网址快三玩彩网网址时时彩玩彩网网址手机app下载玩彩网网址开奖 阳江 | 迁安市 | 武安 | 昭通 | 黑龙江哈尔滨 | 晋江 | 黄南 | 大同 | 惠州 | 大丰 | 济源 | 邢台 | 吉林长春 | 固原 | 东台 | 营口 | 黔西南 | 兴化 | 明港 | 安阳 | 青海西宁 | 浙江杭州 | 通化 | 嘉峪关 | 宁波 | 潍坊 | 图木舒克 | 寿光 | 大丰 | 南京 | 任丘 | 汉中 | 齐齐哈尔 | 达州 | 灌南 | 龙口 | 高密 | 双鸭山 | 海西 | 桂林 | 陵水 | 辽源 | 伊犁 | 蓬莱 | 克拉玛依 | 吐鲁番 | 济宁 | 邹平 | 馆陶 | 鸡西 | 南京 | 眉山 | 昭通 | 六安 | 三亚 | 潍坊 | 乳山 | 大庆 | 红河 | 天长 | 玉环 | 贵港 | 海宁 | 珠海 | 黄石 | 绥化 | 秦皇岛 | 日土 | 盐城 | 巢湖 | 马鞍山 | 固原 | 来宾 | 玉林 | 海丰 | 云南昆明 | 阿坝 | 攀枝花 | 乐清 | 阿里 | 珠海 | 海西 | 姜堰 | 滁州 | 武威 | 邳州 | 宜春 | 阿勒泰 | 包头 | 澄迈 | 基隆 | 单县 | 乳山 | 辽宁沈阳 | 邳州 | 汕头 | 牡丹江 | 巴中 | 濮阳 | 遂宁 | 宁夏银川 | 昭通 | 迪庆 | 邢台 | 丽江 | 滨州 | 荣成 | 乌兰察布 | 唐山 | 东海 | 淄博 | 海宁 | 伊犁 | 义乌 | 邢台 | 六安 | 汉川 | 台州 | 酒泉 | 绵阳 | 云浮 | 牡丹江 | 攀枝花 | 神农架 | 巢湖 | 江西南昌 | 江西南昌 | 启东 | 辽宁沈阳 | 汕尾 | 济南 | 萍乡 | 宁夏银川 | 博尔塔拉 | 济南 | 红河 | 新余 | 上饶 | 安阳 | 榆林 | 安康 | 阿勒泰 | 扬州 | 滕州 | 乐平 | 沧州 | 基隆 | 神木 | 河源 | 唐山 | 汕头 | 安顺 | 东台 | 葫芦岛 | 雄安新区 | 内江 | 海南海口 | 永州 | 贵州贵阳 | 大连 | 曹县 | 梅州 | 梅州 | 建湖 | 绥化 | 石狮 | 鹤壁 | 包头 | 库尔勒 | 新余 | 晋中 | 宿州 | 渭南 | 临猗 | 丽水 | 余姚 | 雄安新区 | 克孜勒苏 | 河南郑州 | 东海 | 宝应县 | 高雄 | 石狮 | 大理 | 靖江 | 平顶山 | 海西 | 阿勒泰 | 吉安 | 本溪 | 屯昌 | 梅州 | 赤峰 | 迁安市 | 安岳 | 海门 | 威海 | 徐州 | 宝鸡 | 绍兴 | 大庆 | 柳州 | 东营 | 枣庄 | 霍邱 | 山西太原 | 姜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