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島 > 亂入之三國爭霸 > 第六十九章 悲催的成昆

    第六十九章 悲催的成昆

      雖然混元霹靂手成昆被青翼蝠王韋一笑偷襲,也受了重傷;但是相對于明教的七大高手,其傷勢很快便被其深厚的內力給壓了下去,隨后他看著明教七大高手,便準備展開了繼續的的攻擊了。但是由于光明左使楊逍的再三請求,于是混元霹靂手成昆便將當年之事,一五一十的又說了一遍!

      聽著混元霹靂手成昆的話,光明左使楊逍冷冷的說道:“多謝你點破了我心中的一個大疑團。怪不得陽教主突然暴斃,死因不明,原來是你下的毒手。”聽著光明左使楊逍的話,混元霹靂手成昆森然的說道:“當年狗賊陽頂天武功高出我甚多,別說當年,只怕現下我仍然及不上他當年的功力……”

      聽著混元霹靂手成昆的話,五散人之一的周顛接口道:“因此你只有暗中加害陽教主了,不是下毒,便是如這一次般忽施偷襲。”聽著五散人周顛的話,混元霹靂手成昆嘆了口氣,然后搖頭說道:“也不是。我師妹怕我偷下毒手,不斷向我告誡,倘若狗賊陽頂天被我害死,她決計饒不過我。她說她暗中和我私會,已是萬分對不起丈夫,我若再起毒心,那是天理不容。只是狗賊陽頂天,唉,陽頂天,他……他是自己練功走火入魔,然后跑了,本來我想擒住他的,但是奈何功力不如他啊。”聽著混元霹靂手成昆的話,光明左使楊逍、彭瑩玉等人都“啊”了一聲。

      隨后混元霹靂手成昆繼續說道:“假如那狗賊陽頂天真能死在我掌底指下,我倒是可以饒了你們明教啦……”他聲音漸轉低沉,回憶著數十年前的往事,緩緩的說道:“那一天晚間,我又和我師妹在秘道中相會,突然之間,聽到左首傳過來一陣極重濁的呼吸聲音,這是從來沒有的事,這秘道隱秘之極,外人決計無法找到入口,而明教中人,卻又誰也不敢進入。我二人聽到這呼吸聲音,登即大吃一驚,便即悄悄過去察看,只見陽頂天坐在一間小室之中,手里執著一張羊皮,滿臉殷紅如血。他見到我們,說道:”你們兩個,很好,很好,對得我住啊!‘說了這幾句話,忽然間滿臉鐵青,但臉上這鐵青之色一顯即隱,立即又變成血紅之色,忽青忽紅,在瞬息之間接連變換了三次。

      一邊描繪著,一邊看著光明左使楊逍說道:楊左使,你知道這門功夫罷?“楊逍道:”這是本教的’乾坤大挪移‘神功。“這時五散人之一的周顛問道:”楊逍,你不也練會了,是不是?“楊逍看著五散人周顛苦笑道:”’練會‘這兩字,如何敢說?

      全憑當年陽教主看得起我,曾傳過我一些神功的粗淺入門功夫。我練了十多年,也只練到第二層而已。再練下去,便即全身真氣如欲破腦而出,不論如何,總是無法克制,陽教主能于瞬息間變臉三次,那可是練到第四層了。他曾說,本教歷代眾位教主之中,只有第八代鐘教主武功最高,據說能將’乾坤大挪移‘神功練到第五層,但便在練成的當天,走火入魔身亡,自此之后,從未有人練到過第四層。

      聽著光明左使楊逍的話,“五散人周顛說道:”這么難啊?“,看著周顛,鐵冠道人笑著說道:”倘若不這么難,哪能說得上是明教的護教神功?“這些明教中的武學高手,對這”乾坤大挪移“神功都是聞之已久,向來神往,因此一經提及,雖然身處危境,仍是忍不住要談上幾句。

      一旁的彭瑩玉看著光明左使楊逍說道道:”楊左使,陽教主將這神功練到第四層,何以要變換臉色?“他這時詢問這些題外文章,卻是另有深意,他知混元霹靂手成昆只要再走上幾步,各人便即一一喪生在他手底,好容易引得他談論往事,該當盡量拖延時間,只要本教七高手中有一人能回復行動,便可和他抵擋一陣,縱然不敵,事機或有變化,總勝于眼前這般束手待斃。

      話說光明左使楊逍豈不明白他的心意?于是便繼續說道:“‘乾坤大挪移’神功的主旨,乃在顛倒一剛一柔、一陰一陽的乾坤二氣,臉上現出青色紅色,便是體內血液沉降、真氣變換之象。據說練至第六層時,全身都能忽紅忽青,但到第七層時,陰陽二氣轉于不知不覺之間,外形上便半點也瞧不出表征了。”而彭瑩玉生怕混元霹靂手成昆不耐煩,于是便問他道:“成昆,說我們陽教主到底是因何歸天?”

      聽著彭瑩玉和光明左使楊逍的話,其笑著說道:“你們中了我的幻陰指后,我聽著你們呼吸運氣之聲,便知兩個時辰之內萬難行功。想拖延時候,自行運氣解救,老實跟各位說,那是來不及的。而且各位都是武學高手,便是受了再厲害的重傷,運了這么久的內息,也該有些好轉了。卻怎么全身越來越僵硬呢?”

      話說光明左使楊逍、彭瑩玉等人早已想到了這一層,但是只教有一口氣在,他們就不會死心。只聽混元霹靂手成昆繼續說道:“那時我見狗賊陽頂天臉色變幻,心下也不免驚慌。我師妹知他武功極高,一出手便能致我們于死地,說道:”頂天,這一切都是我不好,你放我成師哥下山,任何責罰,我都甘心領受。‘狗賊陽頂天聽了她的話,搖了搖頭,緩緩說道:“我娶到你的人,卻娶不到你的心。’只見他雙目瞪視,忽然眼中流下兩行鮮血,全身僵硬,一動也不動了。看著眼前的景象,我師妹痛哭流涕,以為他死了!‘“

      雖然混元霹靂手成昆說這幾句話時,聲音雖然不響,但各人在靜夜之中聽來,又想到陽頂天雙目流血的可怖情狀,無不心頭大震。只聽混元霹靂手成昆繼續說道:“我師妹叫了好幾聲,只見狗賊陽頂天仍是毫不動彈。于是我師妹大著膽子上前去拉他的手,卻已僵硬,再探他鼻息,原來已經氣絕。我知她心下過意不去,安慰她道:”看來他是在練一門極難的武功,突然走火,真氣逆沖,以致無法挽救。

      聽著我說的話,‘我師妹痛哭流涕的說道:“不錯,他是在練明教的不世奇功”乾坤大挪移“,正在要緊關頭,陡然間發現了我和你私下相會,雖不是我親手殺他,可是他卻因我而死。’”我正想說些甚么話來開導勸解,她忽然指著我身后,喝道:“甚么人?”我急忙回頭,不見半個人影。再回過頭來時,只見她胸口插了一柄匕首,已然自殺身死。

      看著死去的師妹,我心痛萬分,都是狗賊陽頂天惹的禍,如果沒有他,我師妹就不會死,我恨他,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但是我師妹已死,我又有什么辦法啊!
    玩彩网网址玩彩网网址平台玩彩网网址主页玩彩网网址网站玩彩网网址官网玩彩网网址娱乐玩彩网网址开户玩彩网网址注册玩彩网网址是真的吗玩彩网网址登入玩彩网网址快三玩彩网网址时时彩玩彩网网址手机app下载玩彩网网址开奖 周口 | 新泰 | 广西南宁 | 锦州 | 桂林 | 抚顺 | 昌吉 | 六盘水 | 大庆 | 库尔勒 | 晋城 | 临沧 | 白山 | 安吉 | 大庆 | 醴陵 | 株洲 | 中卫 | 德清 | 湖南长沙 | 周口 | 库尔勒 | 济南 | 阿拉尔 | 天水 | 黑龙江哈尔滨 | 屯昌 | 汝州 | 湘潭 | 泸州 | 南京 | 阿克苏 | 周口 | 三门峡 | 铜陵 | 株洲 | 宁国 | 曲靖 | 甘南 | 海丰 | 广西南宁 | 靖江 | 迪庆 | 山西太原 | 河池 | 赣州 | 简阳 | 洛阳 | 那曲 | 新余 | 扬中 | 台北 | 慈溪 | 荆门 | 陇南 | 莒县 | 台北 | 丹东 | 齐齐哈尔 | 义乌 | 天水 | 吉林长春 | 迁安市 | 黑河 | 双鸭山 | 和田 | 邯郸 | 公主岭 | 偃师 | 惠州 | 驻马店 | 石狮 | 河南郑州 | 阜新 | 孝感 | 晋江 | 凉山 | 台湾台湾 | 包头 | 汝州 | 聊城 | 石狮 | 黔西南 | 张家口 | 姜堰 | 克孜勒苏 | 黑龙江哈尔滨 | 汉中 | 抚州 | 南阳 | 台中 | 安徽合肥 | 张北 | 贺州 | 慈溪 | 海拉尔 | 阳春 | 玉环 | 临猗 | 琼海 | 喀什 | 自贡 | 七台河 | 德阳 | 博罗 | 兴安盟 | 阜阳 | 濮阳 | 宁波 | 临汾 | 曲靖 | 嘉善 | 宁波 | 延安 | 鞍山 | 济南 | 通辽 | 东莞 | 陵水 | 临汾 | 韶关 | 余姚 | 娄底 | 丽江 | 通辽 | 莆田 | 滁州 | 林芝 | 玉环 | 临汾 | 金坛 | 保亭 | 龙口 | 贺州 | 库尔勒 | 日喀则 | 万宁 | 德州 | 库尔勒 | 五家渠 | 厦门 | 娄底 | 台北 | 澳门澳门 | 海门 | 黄石 | 高密 | 巴彦淖尔市 | 阿拉善盟 | 中山 | 桐乡 | 瑞安 | 自贡 | 遵义 | 岳阳 | 吴忠 | 延边 | 东莞 | 中卫 | 阜阳 | 伊犁 | 宁波 | 大理 | 莱芜 | 大兴安岭 | 沧州 | 昌吉 | 图木舒克 | 临夏 | 燕郊 | 牡丹江 | 诸城 | 乳山 | 甘肃兰州 | 呼伦贝尔 | 三明 | 呼伦贝尔 | 洛阳 | 通辽 | 徐州 | 莱州 | 北海 | 河北石家庄 | 双鸭山 | 天水 | 秦皇岛 | 鹰潭 | 武夷山 | 高密 | 承德 | 阿勒泰 | 桓台 | 郴州 | 海北 | 东营 | 长垣 | 石嘴山 | 蓬莱 | 海东 | 甘孜 | 阿坝 | 吉安 | 烟台 | 娄底 | 永新 | 临夏 | 庄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