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島 > 超神制卡師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對粉色街道保持好奇心是一個男人最基本的尊重。

    第四百一十四章 對粉色街道保持好奇心是一個男人最基本的尊重。

      劍卡師協會。

      粉色光輝席卷。

      當陸鳴回過神來的時候,粉色光輝已經席卷整個協會!

      哦。

      日。

      原來新卡范圍也漲了……

      陸鳴面無表情。

      此刻,在粉色光輝照耀下,整個劍卡師協會充滿了詭異的氣氛,像是某種不可描述的街道場景。

      這什么鬼場景卡?!

      陸鳴無力吐槽。

      “小白?”

      陸鳴看向門口。

      “在呢。”

      小白小心翼翼走進來。

      “告訴李昊然,讓弟子們穩住,就說是卡牌測試。”

      陸鳴囑咐道。

      “好的呢。”

      小白乖巧的去處理。

      而此刻。

      陸鳴才將目光看向測試儀上的數據。

      這張場景卡的測數據在10%、20%、30%來回閃爍,最終又變成了一堆從未見過的亂碼和數字。

      啥情況?

      陸鳴撓撓頭。

      他有些看不懂這些數據。

      元素卡的進階,按照他的估計,不應該是提升效果加成嗎?從原來的10%提升到更高加成上面!

      唔……

      什么效果?

      陸鳴嘗試從各種角度測試,無效。

      “你覺得這像是什么卡?”

      陸鳴看向小小劍。

      “呃。”

      小小劍靈機一動,“發廊氛圍燈?”

      “……”

      陸鳴臉一黑,你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你就沒有其他感覺?”

      陸鳴沒好氣的問道。

      “沒。”

      小小劍坦誠說道。

      女子口巴。

      陸鳴嘆息。

      許久。

      粉色淡去。

      他只能放棄,得,看來又是一個不知道效果的卡牌……

      陸鳴如此想到。

      然而。

      就在他走出房間,到了協會前的廣場的時候,驚訝的發現,門口竟然來了一大群大老爺們,各種年齡都有……

      李昊然正在作陪。

      ???

      陸鳴驚了,這什么鬼?!

      這一會就有生意了?

      等等。

      我們協會雖然剛才也是粉色,不代表我們接這種生意啊喂!還有,那位老爺爺您一把年紀就別來湊熱鬧了好么?!

      “師父。”

      李昊然看到陸鳴出來也松了口氣。

      “什么情況?”

      陸鳴問道。

      “還是我來說吧。”

      那位銀頭發的老爺爺第一個走上來,目光泛冷,“你好,陸鳴,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風元素師協會總部副會長。”

      咯噔!

      陸鳴心神一跳。

      副會長?!

      當然。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風元素師協會!還特么總部!這是真正的霸主級勢力,比前兩天那個天都市的咸魚分會會長強大太多了!

      “您好!”

      陸鳴神色肅然,下意識的看向老者身后。

      “你好,我是風元素師協會總部測試部門部長……”

      “你好,我是風元素師協會總部研究部門部長……”

      “你好,我是風元素師協會總部……”

      幾人淡淡的說道。

      一行五人。

      每個人,實力都極為恐怖!

      每一個身份,都讓陸鳴聽著有些慌……

      哦。

      日。

      全是風元素協會總部的!

      陸鳴有些頭皮發麻。

      真的,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修煉世界,所有來自‘xx總部’的身份,都代表著極為恐怖的實力!

      當然,除了劍卡師協會總部……

      →_→

      “前輩們好。”

      陸鳴打聲招呼。

      這是出于對強者的基本尊重。

      風元素師協會……

      老熟人啊。

      剛剛打臉了人家就上門來了,為什么來?不言而喻……

      想到這里,陸鳴深吸一口氣。

      他是有些意外,沒想到堂堂風元素協會如此小氣!這種被打臉了以后求助總部,跟告家長告老師有什么區別!

      再說了……

      就你可以告家長告老師?

      他也可以!

      “干他們!干他們!”

      小小劍興奮。

      這些人都是元素師!

      雖然是七星,但是也是元素師!

      身體虛!

      如果近距離偷襲,說不定可以一劍串一串……

      就像陸鳴有時候會自己哼的一首很血腥很可怕的歌,什么‘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串一株幸運草,串一個同心圓’之類的,它以前一直覺得這樣殺人有難度,但是眼下說不定就是個好機會!

      陸鳴:???

      殺你妹啊!

      要不要這么好戰?!

      這特么可是天都市市中心!!!

      “那你們天天打人家張揚。”

      小小劍理直氣壯。

      “……”

      陸鳴臉一黑。

      打架斗毆和殺人是一回事?!

      你們都是修煉者,三天兩頭打架斗毆人家執法者當然懶得管,可是你殺人就不一樣了,這是大罪!

      再說了……

      這特么是七星,不是咸魚!

      他連嚴蘇雅一個都打不過,還打人家一連串大佬?!真聽小小劍的,陸鳴覺得自己可以自掛東南枝了。

      戰斗……

      陸鳴目光掃過,不可取!

      整個劍卡師協會,都不夠人家幾個大佬打的!

      所以,陸鳴思索片刻,悄無聲息的通知了幾個老熟人……

      眼下。

      陸鳴決定先穩住心神,弄清楚這些人目的再說。

      “不知前輩們來……”

      陸鳴小心翼翼問道。

      “剛才幾名弟子看到了你這里傳出去的粉色光輝。”

      副會長開口道。

      哎?

      陸鳴眼睛猛然睜大,大佬們真是為了這個而來?!

      下意識。

      他目光掃過幾位老人家瘦弱的身板……

      大佬們真有那種看見粉色街道就忍不住想要進去嘗鮮的嗜好?!

      不過。

      仔細想想,陸鳴又迅速否決。

      開什么玩笑!這些老人家都一把年紀了,也不能看到粉色街道就進啊,這身體也扛不住啊……

      再說。

      哪有看到粉色街道就一個協會組團來也不行啊……

      “不許人家天賦異稟?”

      小小劍鄙夷。

      “閉嘴!”

      陸鳴通過意念暗罵一句。

      他肯定,大佬們才不會如此無聊,那么,只有一個可能——粉色光輝有問題!

      “出什么事兒了?”

      陸鳴很緊張。

      這粉色光輝他是真的測試不出什么。

      按理來說,這張卡僅僅在房間內測試,就算范圍擴大,也在協會!這也是他不明白大佬們為什么會來的原因!

      “你說呢?”

      副會長冷笑一聲,“我們風元素師協會派了幾位弟子來道歉,未曾想靠近劍卡師協會就被粉色光輝覆蓋,下意識的防御,但是同樣防御失敗,元素崩潰,連一個元素能力都沒施展出來。”

      “所以。”

      “我想問問。”

      “你們劍卡師協會到底何意?!”

      “為什么攻擊我們派來道歉的弟子!”

      “還有……”

      風元素師協會副會長眼睛一瞇,“那張卡到底是什么?!”

      啊?

      陸鳴心神一震,終于明白發生什么事。

      第一,那粉色光輝果然有問題!

      第二,什么攻擊什么道歉的,都是假的!風元素協會的這些大佬前來,怕是為了那張卡牌!

      是的!

      就是為了那張卡牌!

      元素師大佬們此刻一個個神色凝重。

      這件事……

      真的很嚴重!

      不怪他們連夜趕來,因為陸鳴是真的有前科的!

      鯤卡的事情!

      神偷卡的事情!

      上次神偷卡的事件雖然解決了,但是當時可把能量戰士嚇得夠嗆,而且為了買回神偷卡,能量戰士協會給陸鳴免費開放了虛幻之境的渠道,陸鳴去了一次就差點把那地方拆了……

      所以。

      他們第一時間來了。

      弟子們匯報的“似乎是五星威能……”、“粉色光輝覆蓋全協會……”、“觸碰粉色光輝就施展失敗……”等等,你知道這些意味著什么?

      一張超大范圍的場景卡!

      效果恐怖!

      禁魔領域!

      這是七星以上才可能擁有的恐怖能力!

      要知道。

      派去劍卡師協會的這幾個弟子,可都是六星!

      堂堂六星!

      居然連元素都施展不出來?你想過這個意味著什么嗎?五星卡牌,研究出能夠禁制六星的能力!

      想想不恐怖嗎?

      再者。

      以陸鳴習慣性的量產的卡牌計算,如果這張卡普及……

      嘶——

      元素師大佬們想想就后脊發涼,他們太清楚這件事的嚴重性了!

      再加上之前劍卡師協會和風元素協會的事情,他們有理由認為——‘天都市的分會長招惹陸鳴以后,陸鳴很生氣,打算制作出某種針對風元素的場景卡,從而讓風元素師協會徹底消失’!

      這種想法很荒謬。

      然而……

      剛才弟子們見識到了!

      陸鳴居然真的做出來了這種卡牌!

      而這種卡牌,宛若之前的神偷卡一樣,竟真的能撼動整個職業!

      你感受下。

      如果風元素師協會從此多了這么一張克制性的卡牌,隨便誰買一張這種卡,都可以吊打風元素師……

      以后誰敢加入風元素師協會?!

      他們這些風元素師的戰斗力也會大幅度下降!

      甚至。

      風元素師會從此消失在歷史舞臺!

      所以。

      大佬們聽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沖過來了,你看看作戰部部長褲子上那兩滴污漬,那是他第一次上完廁所都沒抖……

      為了什么?

      趕時間!

      這件事,真的很嚴重。

      如果能解決了自然最好,如果不能……

      若有必要……

      甚至……

      副會長眼中閃過寒光。

      雖然會長千叮嚀萬囑咐,殺人不可取!但是如果事情真的嚴重到了失控的地步,只有這一個辦法!

      他有的是辦法瞞過執法者!

      哼!

      區區一個……

      忽然。

      他感覺到身上一陣冰涼,下意識的抬起頭,發現不遠處,竟然坐著一個十二歲的小姑娘,晃著腳丫看著他。

      這姑娘……

      副會長搖搖頭,又感覺那股涼意已經消失。

      奇怪……

      錯覺么?

      正疑惑的時候,一陣爽朗的聲音忽然從遠處傳來。

      “呦。”

      “聽說這里有一條粉色的街道?”

      嗯?

      風元素師協會幾位抬起頭一看,看著這突然出現的人,頓時臉一黑,因為來人赫然是天都市能量戰士協會分會長。

      “你來干嘛?”

      幾位大佬眼睛一瞇。

      “看熱鬧、看熱鬧。”

      能量戰士分會長笑瞇瞇的說道,“聽說上次神偷卡的時候,你們元素師協會看戲看的很爽,我們也來湊湊熱鬧。”

      風元素師協會眾人:“……”

      那是元素師協會的事情,跟他們風元素師有什么關系?!

      他們正生氣的呢。

      哐!

      門外一聲嘶鳴。

      一名召喚師騎著一頭會飛的鯤從天而降。

      “呦。”

      “聽說這里有一條粉色的街道?”

      ???

      風元素師協會眾人。

      然而。

      這僅僅只是開始。

      前后不過十秒鐘的時間,一支裝備齊全的執法者隊伍就上門了,一腳踹開大門,生生闖了進來。

      “呦。”

      “聽說這里有一條粉色的街道?”

      執法者們一副掃黃打非的派頭。

      然后。

      目光落在風元素是協會眾人身上,“就是你們嫖娼?”

      ???

      風元素師協會眾人:“……”

      天都市這特么都什么人!

      而此刻。

      這位銀發蒼蒼的副會長,終于明白他們會長的囑咐絕對不要走歪路是什么意思了……這誰敢走?!

      陸鳴這家伙……

      “前輩們怎么來了?”

      陸鳴微笑。

      “呵呵。”

      “這里不是有一條粉色的街道嗎?”

      “嗨。”

      “我覺得,對粉色街道保持好奇心是一個男人最基本的尊重。”

      能量戰士分會長如此說道。

      其他人深以為然。

      陸鳴:“……”

      前輩說得好有道理,他竟無言以對。

      嗡——

      腕帶震動。

      “已派人去——教導主任”、“已派人去——作戰部部長”,兩個消息同時出現在陸鳴的消息欄中。

      陸鳴真是欣慰。

      他只是嘗試性的給幾位大佬發了求助信息,沒想到兩位前輩都派了人過來,看來自己的人緣還算不錯。

      看來……

      眼前這幾位就是前輩們叫來的了。

      “你們大半夜跑這里干嘛?”

      執法者隊長好奇的問道。

      當然。

      為了以防萬一,他們全程開著直播,對準幾位七星以上風元素師協會總部的大佬,“是因為嫖娼嗎?”

      嫖你妹啊!

      大佬們震怒。

      誰特么大半夜跑這里嫖娼!

      可惜。

      面對直播,他們還真不敢亂來。

      “是這樣的。”

      風元素師協會幾位重新說了一遍,“我們就是想看看小友小制作的卡牌到底如何,所以特來瞻仰。”

      哦~

      眾人恍然大悟。

      難怪大半夜的過來……

      嘖。

      “只是來瞻仰,不是來滅口的?”

      能量戰士協會會長笑瞇瞇的說道。

      “怎么可能?!”

      風元素協會副會長大驚失色,“我們怎么可能是那種人!難道當初陸鳴做出神偷卡,你們也想著滅口嗎?”

      “想過啊。”

      能量戰士協會會長理直氣壯的說道。

      眾人:“……”

      陸鳴:“……”

      你特么能不能這么耿直?!

      刷!

      執法者們齊刷刷掃視過來,能量戰士協會分會長挺挺自己碩大的胸肌,“怎么,哥的胸肌給你靠?”

      “論跡不論心知道不?!”

      “你們該管的這群風元素師協會的,他們都上門了。”

      刷!

      執法者們又齊刷刷看向風元素師。

      “我們真的只是想瞻仰一下。”

      風元素師大佬們小聲bb。

      這幾個人他們其實不怕,但是他們很清楚這幾人的出現,意味著什么,所以只能認慫,老老實實。

      “你想給他們看嗎?”

      執法者看向陸鳴。

      “不想。”

      陸鳴果斷拒絕。

      現在有人撐腰,他是一點也不慫。你們擔心不擔心的跟我有求關系啊!我就是測試個卡牌而已好么!

      “……”

      風元素師眾人沉默片刻。

      顯然。

      誰也沒想到,最終事情竟然會發展成這樣!

      那場卡!

      他們必須看!

      哪怕無法得到,也必須知道效果是什么,從而針對或者破解!

      否則……

      而現在如果被趕走,他們是真沒機會了!

      于是。

      副會長只能夠再次聯系會長。

      “交給我吧。”

      會長一聲嘆息。

      這群廢物……

      就知道肯定會這樣!

      這件事他早已經聯系過了,聽說上次神偷卡事件的時候,有一位元素師當初在清明市幫過陸鳴關系還不錯?

      ……

      而此刻。

      某處。

      某位元素師得意的翱翔空中。

      嘿。

      也有你們求到老子頭上的時候!

      他很是舒爽。

      嗯……

      小秋那丫頭一天到晚的不干正事,就對陸顏和陸鳴好一點,看來還是有點用處的,應該會聽她的。

      不過。

      這件事可能有些麻煩。

      陸鳴既然都打算滅掉風元素協會了,定然是深仇大恨!

      或許。

      陸鳴真不一定聽。

      除非……

      陸顏出手!

      不過,聽說陸顏那丫頭最近也準備閉關沖刺七星,去什么遺跡了,不知道現在情況怎么樣了……

      于是。

      他到了所謂的遺跡之地。

      那里。

      一尊圓盤聳立。

      無數強者的目光落在圓盤中,看著那一道道光影。

      這是遺跡歷練!

      里面。

      無數弟子殺入。

      他們這些大佬只能在這里等待結果!

      此時。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最中心的一個姑娘身上,她穿著一身簡單又寬松的練功服,殺穿整個遺跡!

      那是陸顏!

      橫掃遺跡!無人能擋!

      那些六星巔峰的強大兇獸,在她手中像是紙糊的一樣,那柄淡藍色的光劍,讓無數人心生畏懼!

      好一個陸顏!

      好一個劍修!

      “看來秋書儀也用心了。”

      “倒是我小看她了。”

      “雖然不關心其他的,但是對這個弟子她倒是上心。”

      大佬們紛紛說道。

      就連對秋書儀頗有微詞的一位大佬也微微點頭:“是個合格的師父了。”

      而此刻。

      剛剛趕來的某位元素師也甚是得意,秋書儀這丫頭,也算是長大了,他這個做叔的也算是面子上有光!

      不枉他每次都回去都要嘮叨幾句。

      這孩子……

      終于懂事了。

      然而。

      僅僅過了幾分鐘。

      他們忽然看到,陸顏放棄了遺跡任務,跑到一個奇怪的地方,然后擊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兇獸,又采集了一些亂七八糟完全在考核內容之外的東西,然后又將那些東西全部湊到了一起。

      嗯……

      轟!

      一道光柱炸穿遺跡。

      然后。

      他們就看到了陸顏滿意的看著通訊儀上的信號格。

      ???

      大佬們驚了。

      這特娘的又是什么騷操作?!

      陸顏……

      她辛辛苦苦折騰半天,就是為了讓通訊儀有信號?

      圖啥?

      大佬們對視一眼,面面相覷。

      然后,一個大佬忽然眉頭緊皺,想起一件事,“我記得秋書儀那小丫頭總是喜歡上網追劇……”

      刷!

      周圍一片沉寂。

      大佬們一個個臉色鐵青。

      某位元素師臉上得意的表情頓時凝固。

      所以。

      堂堂絕世天才陸顏,每次踏入遺跡,都要建立一個信號基站的原因,就是因為給秋書儀聯網追劇?!

      許久。

      一個憤怒的聲音咆哮蒼穹。

      “秋書儀!!!”

      ……

      :。:
    玩彩网网址玩彩网网址平台玩彩网网址主页玩彩网网址网站玩彩网网址官网玩彩网网址娱乐玩彩网网址开户玩彩网网址注册玩彩网网址是真的吗玩彩网网址登入玩彩网网址快三玩彩网网址时时彩玩彩网网址手机app下载玩彩网网址开奖 深圳 | 邳州 | 本溪 | 长垣 | 禹州 | 临夏 | 仁怀 | 桐乡 | 迪庆 | 青州 | 偃师 | 博罗 | 绍兴 | 广饶 | 库尔勒 | 朝阳 | 眉山 | 曹县 | 扬中 | 怒江 | 黑龙江哈尔滨 | 醴陵 | 东方 | 乐清 | 珠海 | 湖南长沙 | 瑞安 | 邳州 | 宜都 | 上饶 | 海西 | 宣城 | 吉林 | 昆山 | 保亭 | 安徽合肥 | 五家渠 | 随州 | 神农架 | 湖北武汉 | 临夏 | 黄冈 | 乐平 | 馆陶 | 克孜勒苏 | 铁岭 | 巴中 | 怒江 | 丹阳 | 连云港 | 四平 | 章丘 | 灌云 | 赣州 | 莱芜 | 海拉尔 | 三河 | 建湖 | 潜江 | 厦门 | 黄石 | 宜昌 | 昌吉 | 湖南长沙 | 邹平 | 东莞 | 临沂 | 庆阳 | 汕头 | 甘南 | 郴州 | 廊坊 | 东营 | 泰兴 | 舟山 | 日喀则 | 新泰 | 丽水 | 来宾 | 辽阳 | 南阳 | 铜仁 | 克拉玛依 | 河南郑州 | 长葛 | 朝阳 | 玉环 | 衡水 | 陕西西安 | 开封 | 安康 | 达州 | 甘肃兰州 | 邳州 | 镇江 | 盘锦 | 宁德 | 包头 | 攀枝花 | 廊坊 | 乌兰察布 | 龙岩 | 宜宾 | 伊春 | 保亭 | 山东青岛 | 柳州 | 揭阳 | 安庆 | 台中 | 商洛 | 湖北武汉 | 娄底 | 五家渠 | 桐城 | 安徽合肥 | 铜陵 | 宁波 | 汉中 | 邯郸 | 十堰 | 台湾台湾 | 桂林 | 河南郑州 | 晋江 | 昌吉 | 济南 | 余姚 | 包头 | 潮州 | 包头 | 惠东 | 启东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巴彦淖尔市 | 鹤壁 | 济宁 | 克拉玛依 | 自贡 | 单县 | 云浮 | 阿坝 | 台州 | 章丘 | 漯河 | 吐鲁番 | 莱州 | 安康 | 项城 | 贵港 | 吐鲁番 | 吉安 | 垦利 | 建湖 | 阿拉尔 | 嘉峪关 | 安岳 | 梧州 | 阳春 | 天水 | 柳州 | 遵义 | 林芝 | 厦门 | 黄石 | 汉中 | 长兴 | 鞍山 | 张北 | 四川成都 | 威海 | 济南 | 凉山 | 绵阳 | 深圳 | 文昌 | 益阳 | 乌兰察布 | 崇左 | 醴陵 | 河南郑州 | 朔州 | 嘉兴 | 邢台 | 柳州 | 宁德 | 瑞安 | 荣成 | 怒江 | 上饶 | 泸州 | 铜仁 | 三明 | 山东青岛 | 潜江 | 兴安盟 | 茂名 | 晋城 | 鹰潭 | 中山 | 乌海 | 新乡 | 衡水 | 济南 | 海西 | 抚州 | 孝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