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島 > 追婚索愛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歡喜空空

    第三百一十三章 歡喜空空

      “天遠,你知道季少把藍無憂帶去哪兒了嗎?”

      徐妙回到樂城,發現藍無憂不在醫院,而蘇亦行和江歇也都不在了。

      “無憂不在樂城了嗎?”

      “對呀,前幾天,我因為要去非洲那邊的國家,而且有蘇亦行和江歇在,我就先離開了,但我現在回來,他們都不在家了。我又沒有季少的號碼,你幫我聯系一下他,問一問藍無憂的情況。”

      徐妙寧可藍無憂的情況好轉了,季維驍把她接回了家。

      “我先去找季維驍。”

      得知藍無憂不在樂城,楚天遠渾身的血液快要結冰了。

      “季維驍,你把藍無憂帶去哪了?”

      “她在翼之門。”

      “你把她帶到翼之門做什么?她為什么會同意跟你去?季維驍,你明知道她特別抗拒你,你還強行把她帶走,就不怕刺激到她的病情嗎?”

      楚天遠多多少少聽過藍無憂的情況,覺得季維驍帶她翼之門就是害她。

      “不僅藍無憂在翼之門,就連藍修遠也在,如果你不放心他們,我隨時歡迎你過來看他們。”

      只是短短兩天,季維驍的語氣里面已經沒有愁苦和擔憂,取而代之的是輕松和愉悅。

      他當然高興,藍無憂很愛他,以為他就是汪逸塵,在這樣的假象下,她的身體恢復地很快,精神狀態也穩定下來,人也每天都輕松歡快,高興的不高興的她都會寫在臉上,也會和季維驍說心里話。

      得到藍無憂無條件的信任和全身心的依賴,季維驍每天都如同活在云端,夢幻且不真實。

      “驍,這道菜好辣!”藍無憂嘗了一口宮保雞丁以后,張著嘴巴一直扇。

      季維驍條件反射地從餐桌上起身,準備去給她倒一杯冰水解解辣,然而下一秒,他卻腳步卻頓住了,以一種極其僵硬和緩慢的動作轉身。

      “你怎么了?”

      藍無憂眼眶辣得通紅,卻還是關心面前這個舉止更加反常的男人。

      “你剛剛說什么?”

      他眼里的期待太過,藍無憂疑惑不已,回想自己剛剛究竟說了哪些話。

      “我沒說什么啊……難道是你怎么了?”

      她努力回想了一下,剛剛說的話好像沒什么特別的。

      “不是這句,再上一句!”

      “這道菜好辣?”藍無憂遲疑地開口。

      “就是這句。”季維驍的身體像是恢復動作一般,開始動了起來,“小憂,你嘗到了辣味,對不對?”

      經他一點,藍無憂突然就明白了他為何激動,下一刻,她自己也欣喜若狂,但還是有些不敢置信,有夾了一筷**保雞丁,塞進嘴巴里面。

      “咳咳!”

      宮保雞丁太辣,而她本身又吃不了太辣的東西,被嗆了幾下,但辣味在口腔里面蔓延的味道藍無憂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逼回被辣出來的眼淚,藍無憂緊緊抓著季維驍的手臂,欣喜道:“驍,我吃出辣味來了!我真的嘗到了。”

      “嘗出來就好!嘗出來就好!”季維驍抽回自己的手,輕輕拍了拍藍無憂的腦袋,轉身去冰箱那兒取冰水。

      她的嘴巴又紅又腫,哪怕口腔里面的辣味沒有了,但吃辣的后遺癥還在,季維驍忍不住在她唇上親了親。

      “辣的。”季維驍道。

      “正經!”

      藍無憂推開他,滿臉通紅地坐在他的旁邊。

      “這菜太辣,咱們不吃了,吃其他的。”季維驍把宮保雞丁推遠,把黃瓜炒蛋挪到了藍無憂的面前。

      “味道怎樣?”

      有了剛才的事情,季維驍格外留意藍無憂的味覺。

      藍無憂搖了搖頭,道:“嘗不出味道。”

      她又夾了好幾種菜,然而吃到嘴巴里面一點味道都沒有,季維驍一直用緊張期待的目光追隨著她,這讓她備感壓力,口里的東西越嚼越是沒有了味道。

      “你再嘗嘗這個!”

      宮保雞丁最后還是回到了藍無憂的面前,然而這一次,她不管吃了多少,她都沒有嘗到辣味,哪怕自己已經眼眶被刺激地通紅,雙唇腫得老高。

      “驍,我又什么味道都嘗不出來了。”

      藍無憂很是挫敗地開口,臉色灰白不已。

      她現在的模樣顯得剛才的歡喜過于蒼白,仿佛剛才嘗到辣味的事情是假象,其實她一直都沒有回復味覺。

      季維驍心情同樣沉重,但他仍舊要給藍無憂信心,不斷安慰著她。

      楚天遠到來的時候,他剛好看到藍無憂哭過的樣子,一下子就把她哭的事情和季維驍這個罪魁禍首聯系起來。

      “小憂,是不是季維驍欺負你了?你告訴哥,哥幫你報仇。”

      藍無憂正在花園里面給花澆水,噴壺剛好沒了水,季維驍拿著空壺去裝水了。

      “這位先生,請問你是誰?”

      藍無憂自動自覺地往后退了一大步,拉開了自己和楚天遠的距離,眼神像在看陌生人一樣,楚天遠大感受傷,不可置信道:“小憂,我是你哥呀!你怎么可以把我忘記了?”

      面前這個男人是她哥?為什么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藍無憂疑惑又警惕地盯著楚天遠,腦子努力搜尋關于他的記憶,頭疼到快要炸掉了,她也沒有找到關于楚天遠的記憶。

      “啊!”藍無憂尖叫一聲,抱著頭蹲在地上,楚天遠想靠近她卻被她喝住,“別過來。”

      “好,我不過來!”

      楚天遠舉起雙手,慢慢往后退了兩步,卻沒有真正離開。

      他真的是她的哥,為什么她會不記得自己?

      季維驍很快出現,看到躲在地上對藍無憂,他把手中的噴壺一丟,連忙奔到了她身旁。

      “小憂,別怕,我來了!”

      藍無憂抬起埋在雙腿內的頭,看清眼前的人是季維驍,她撲到了他的懷里瑟瑟發抖,季維驍輕輕拍著她的后背,連連輕聲安撫。

      楚天遠想些什么,季維驍一個警告的眼神掃過來,他的千言萬語通通堵在了喉頭。

      他才藍無憂送回了房間,而楚天遠也被翼之門的帶到了花園的亭子里,讓他在那兒等待季維驍。

      楚天遠到現在都忘不了剛才那一幕。

      什么時候藍無憂這么依賴季維驍了?而最讓他傷心的是藍無憂竟然忘記他,還問他究竟是誰!難不成自己也給她帶來了不好的影響嗎?明明季維驍對她造成的傷害更深,為什么她還那么依賴對方?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玩彩网网址玩彩网网址平台玩彩网网址主页玩彩网网址网站玩彩网网址官网玩彩网网址娱乐玩彩网网址开户玩彩网网址注册玩彩网网址是真的吗玩彩网网址登入玩彩网网址快三玩彩网网址时时彩玩彩网网址手机app下载玩彩网网址开奖 濮阳 | 桐乡 | 恩施 | 邯郸 | 长葛 | 克拉玛依 | 章丘 | 阿拉尔 | 保亭 | 菏泽 | 上饶 | 马鞍山 | 庆阳 | 玉林 | 寿光 | 克孜勒苏 | 天水 | 阳春 | 雅安 | 天水 | 海东 | 新疆乌鲁木齐 | 南充 | 荆门 | 庆阳 | 阜阳 | 双鸭山 | 咸阳 | 澳门澳门 | 惠州 | 株洲 | 金昌 | 兴化 | 莆田 | 临海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基隆 | 温州 | 滨州 | 九江 | 榆林 | 吕梁 | 常德 | 齐齐哈尔 | 基隆 | 马鞍山 | 广州 | 沛县 | 鹤岗 | 驻马店 | 深圳 | 阳泉 | 包头 | 沭阳 | 衡水 | 安阳 | 平顶山 | 阿克苏 | 天水 | 昌吉 | 山南 | 海南海口 | 鄂尔多斯 | 海北 | 克拉玛依 | 晋城 | 新疆乌鲁木齐 | 神农架 | 徐州 | 呼伦贝尔 | 潮州 | 甘孜 | 明港 | 阳泉 | 改则 | 湛江 | 青州 | 大庆 | 林芝 | 浙江杭州 | 喀什 | 诸城 | 温岭 | 大庆 | 日照 | 绵阳 | 龙岩 | 青海西宁 | 河池 | 阿拉尔 | 嘉兴 | 达州 | 保定 | 周口 | 清远 | 克孜勒苏 | 垦利 | 金昌 | 伊春 | 防城港 | 德州 | 保定 | 商丘 | 锡林郭勒 | 汉川 | 阳泉 | 正定 | 绍兴 | 吕梁 | 赵县 | 库尔勒 | 天长 | 曲靖 | 丽江 | 黔西南 | 咸阳 | 保定 | 金昌 | 莱州 | 威海 | 杞县 | 伊犁 | 乐清 | 改则 | 海门 | 驻马店 | 海宁 | 黔南 | 仁怀 | 安顺 | 浙江杭州 | 昌吉 | 临汾 | 龙岩 | 昌吉 | 灌南 | 海南 | 厦门 | 枣庄 | 德州 | 如东 | 焦作 | 桓台 | 抚州 | 晋中 | 河北石家庄 | 阿拉善盟 | 如东 | 自贡 | 顺德 | 保亭 | 来宾 | 沛县 | 阳春 | 安徽合肥 | 巴音郭楞 | 东莞 | 乐山 | 金坛 | 塔城 | 丹东 | 保定 | 明港 | 娄底 | 巴中 | 承德 | 四川成都 | 中山 | 高雄 | 揭阳 | 慈溪 | 阳泉 | 广西南宁 | 秦皇岛 | 渭南 | 黄石 | 铜陵 | 喀什 | 锡林郭勒 | 芜湖 | 温岭 | 运城 | 吕梁 | 西藏拉萨 | 公主岭 | 淄博 | 万宁 | 嘉峪关 | 和县 | 晋江 | 牡丹江 | 海北 | 库尔勒 | 哈密 | 临猗 | 伊春 | 贵港 | 平顶山 | 漯河 | 凉山 | 长葛 | 衡阳 | 芜湖 | 云浮 | 鞍山 | 烟台 | 高雄 |